剧本创作博客
发表于 撰稿人 考特尼·梅兹纳里奇(Courtney Meznarich)

这位资深电视编剧的剧本创作过程与传统智慧截然不同

我时时刻刻都在读这句话:完成初稿的最好方法就是开始创作,写你想写,避免停下来修改,等到下一稿再开始修改。他们管这叫“恶心的初稿”。但是,很多编剧适用的剧本创作过程并不适用于所有人,资深电视编剧兼制片人罗斯·布朗就是证明。

编剧,请排队! 我们正在接近向数量有限的Beta测试人员发布SoCreate Screenwriting软件。

罗斯在电视和电影领域取得了成功,他的作品包括《一步一步》、《活着就是事实》、《科斯比秀》和《疯狂圣诞假期》,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成功,那么他已经“成功了”。他现在任职于圣巴巴拉安提阿大学写作与当代媒体硕士学院。他的创作过程与我们上面提到的“恶心的初稿”的做法完全相反。

“我创作的时候倾向于慢工出细活,”他说。“有些人写得很快,可以一天写30页,然后说,‘哦,这些都很糟糕,’然后花一周半的时间对那30页进行修改。我倾向于一次只写一个场景,进行多次修改后,再去写下一个场景。”

对于某些编剧来说,这种方法的问题在于创作过程不流程,或者因为对自己的作品非常不满,以至于将其完全删除,结果又回到了起点。

但对罗斯来说,知道故事将如何发展可以让他清楚地坚定剧本的正确走向。既然他知道接下来怎么发展,他就可以毫无问题地回顾曾经经历的故事。

“我在写剧本的时候,总是会先列大纲,因为剧本的结构非常严格,”他说。

但是,即使他的媒体不像剧本那样结构严谨,他仍然会先列一个大致的大纲。

 “我写剧本的时候,常常会在剧本中找到四五个关键时刻,而且会对结构有个大概的了解,然后创作的时候我就会感到很舒服。”

当然,没有什么正确的方法能够让你的故事从脑海中自动蹦出来,但你应该要去了解是什么触发了创作障碍。即使你是一个写恶心初稿类型的编剧,从列大纲开始总是没有错。你可以从简单的大纲开始,也可以从详细的大纲开始,这取决于你对故事的了解程度。

罗斯总结说道:“至于我提前写了多少大纲,这取决于我写的内容。”

“我创作的时候倾向于慢工出细活,”他说。“有些人写得很快,可以一天写30页,然后说,‘哦,这些都很糟糕,’然后花一周半的时间对那30页进行修改。我倾向于一次只写一个场景,进行多次修改后,再去写下一个场景。”
罗斯·布朗就
资深电视作家和制作人

我想知道你喜欢的创作方式是怎样的。你的体系是什么?请在下方留言评论。

SoCreate剧本创作软件的妙处在于,无论你的创作准备过程(或没有一过程)如何,它都会帮助你,并最终让你的整个创作之旅更加令人满意,更加有趣。SoCreate一旦准备好让客户试用,我们就会通知你。

要么制定计划,要么不做。

只要对你有用,你就去做,

你还可能感兴趣……

Why Disney Writer Ricky Roxburgh's Writing Process Might Work For You, Too

帮助迪士尼编剧瑞奇·罗克斯堡成为行业专家的创作计划表

我们采访过很多编剧,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在专业方面和个人创作的时间里都非常自律。即使编剧只是一份聘用工作,他们也常常把自己的写作时间当成全职工作来做。如果你在创作过程中遇到困难,可以从专业人士那里获得启发,比如瑞奇·罗克斯堡(Ricky Roxburgh)。他是《魔发奇缘》的编剧,还定期为迪斯尼的其他电视节目撰稿。他的自律和投入创作的额外时间让我都感到很惊讶。但你知道吗?这恰恰是作为编剧不可或缺的…
So, You Want to Be a Screenwriter? TV Writer Monica Piper Says to First Ask Yourself This Question

喜剧演员兼电视编剧莫妮卡·派珀给编剧新手的5条建议

如果你是因为最近决定尝试创作剧本而打开这篇博文,那么,你就来对地方了!无论你因为兴趣还是为了将来有机会靠写作谋生,听听其他有才华、事业成功的编剧的建议总是不错的。今天,我们就来看看艾美奖得主喜剧演员、电视编剧兼制片人的莫妮卡·派珀给我们带来的建议。派珀曾参与过《罗斯安家庭生活》(Roseanne)、《淘气小兵兵》(Rugrats)、《啊! 有怪兽》(Aaahh!!! Real Monsters)等电视剧的制作,所以她的专长是喜剧,但她以下建议适用…
Screenwriter Noel Braham Explains His Screenwriting Process

无家可归的制片助理如何启发制片人诺埃尔·布雷厄姆(Noel Braham)潜心投身于编剧

制片人诺埃尔·布雷厄姆对其一夜完成的第二部短片《千禧之年》(The Millennial),进行结尾总结之时,面对一个扣人心弦的小故事而纠结不已。创作灵感一触即发。“我曾有个制片助理,无偿协助我工作,无私奉献、任劳任怨,和他工作起来真是太舒心了。” 布雷厄姆开车顺便送助理回家,但他拒绝了。“他说把他顺道放在火车站就行了,我说不行,我直接送你到家。” 万般无奈,助理只好坦言说自己就住在附近的帐篷社区里。“一时间,我竟哭了出来,我就住在这儿,离这个社区咫尺之进,却从未太多关注,甚至注意过。” 布雷厄姆说。“理论上讲,他的住处与我之前住的社区就一街之隔。” 布雷厄姆说,作为讲故事的人,他完全沉下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