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创作博客
发表于 撰稿人 尼尔赖特

文化与角色:东西方的故事讲述方法

文化与角色

东西方的故事讲述方法

无论是在小说中还是在现实生活中,文化都是人们有缺陷的天性和特质背后的驱动力。我们通常认为文化是“表面”现象,比如我们穿的衣服和特定的文化庆典或体育活动。但事情远不止于此。我们出生的文化深刻地塑造了我们对周围世界的认知——即使自己没有意识到。文化背景扭曲了我们体验生活的视角,影响了我们的哲学和行为。

先到先得!

提前获得SoCreate编剧软件。免费注册!

以西方文化和远方文化之间的极端差异为例。在西方,吃人是应该受到谴责的。但在太平洋西南部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吃死人是一种表达爱意的葬礼仪式。美国人在日常饮食和快餐店中消费数十亿公斤的牛肉,而在印度,牛是神圣的。考虑到这些巨大的差异,我们应该毫不惊讶地了解到,我们的世界模式受到文化的影响。而文化反过来又影响着故事的形成。

叙述故事的进化作用

我们所知道的所有人类社会,都以这样或那样的形式叙述故事,口头或书面。从跨文化的角度看,故事的作用似乎是将文化规范和教训纳入其中,并帮助大家找出自己需要做的事情,以控制或恢复特定环境的秩序。

叙述故事几乎总是由成年人决定的,成年人用故事告诉孩子们生活中什么是公平的,什么是不公平的,什么是有价值的,什么是没有价值的,并强调优秀公民应该如何表现。因此,故事往往是道德教育,给予惩罚和奖励,并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其起源的文化。故事往往经过调整,由成年人(讲故事的人)加入自己的信息。

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的大脑处于可塑性发展的状态。大脑从周围的世界吸收信息,大脑看到的东西塑造了神经通路。人们认为,这种神经塑造在生命的头七年尤为突出。

来自西方的观点

随着西方儿童的成长,小孩子们在一种个人主义文化中,被培养成一个独立的个体。这种对自我的认知是一种独特的怪癖,据说始于2,500年前的古希腊。西方人也倾向于通过一系列的选择和个人自由来看待生活,并将世界看作是由各个部分和碎片组成的。

根据一些心理学家的说法,西方故事背后的模式,是希腊多岩石和丘陵地貌的产物——这并不太适合大规模农业。因此,在古希腊,成功需要通过各种小商业类型,如捕鱼、出售鞣皮或制作橄榄油,自己打拼出来。

因此,对希腊人来说,自力更生是成功的关键。个人主义对于掌握周围的地形至关重要。这不是一个完美的理论,但无疑是迷人的——并且可以解释“个人”是如何在西方产生的,从希腊人开始。

不出所料,希腊人开始将全能的个人奉为文化焦点。希腊人还推崇个人的荣耀、完美和进步。毕竟,希腊人创造了传奇性的比赛,将自我与自我对立起来,这就是我们今天所熟知的奥运会。希腊人还实行了早期形式的民主和个人投票权,并在神话中讲述了关于纳西索斯(Narcissus)和自爱(self-love)的危险的寓言。

最重要的是,通过进步和自决(self-determination),个人可以成为自己命运和权力的捍卫者,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有了这些价值观,个人就能摆脱奴隶主、暴君甚至上帝的桎梏。

来自东方的观点

远东的情况则有很大不同。中国文化是韩国和日本的母体文化,中国位于欧亚大陆的远端,与日韩之间由山脉和沙漠隔开。对于希腊人来说,中国文明的任何表象,可能只是丝绸之路上商人和旅行者的传言和耳语。

中国广阔的空间和肥沃的农业景观与希腊的情况截然相反。广阔的农地有利于大型团体的努力,而牺牲了个人的利益。成功可能意味着在中国的水稻或小麦灌溉项目中,你要融入到一个大的社区中,且要埋头骨干。生存依靠的是团队合作和可靠性,而不是小型商业项目。这一理论被一些心理学家所理解,称为"集体控制理论"。人们相信,正是这样的地理因素,导致了中国和远东地区的”集体自我理想“(collective ideal of the self)。

中国最著名的哲学家孔子,似乎在其著作中支持这些集体理想,他将卓越的人描述为"不夸耀自己,而是宁愿隐藏自己的德行,因为应该培养一种友好的和谐,让平衡与和谐的状态完美地存在"。这一切与古希腊哲学家的言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对于东方人来说,成功控制世界是通过集体努力,这也塑造了中国人对现实的看法。对中国人来说,存在是一个由相互关联的力量组成的领域——而不是希腊人所认为的单个碎片和部分。从这些完全不同的现实观点中,就产生了不同类型的故事。

危机、斗争、解决?

希腊神话通常有三幕,也就是亚里士多德所说的“开始”、“中间”和“结束”,这些阶段有时也称为“危机”、“斗争”和“解决”。在希腊神话中,主人公通常是一个奇人,在他的旅程中,战胜了怪兽,克服了巨大的障碍,最终带着财宝回到了家乡。

换句话说,希腊神话体现了希腊人的个人理想,通常是一个勇敢的人,只要他下定决心,就可以改变一切。像这样的故事在幼儿早期就影响了西方人的思维,一些研究表明,当让孩子编造一个故事时,往往从小就下意识地遵循希腊模式。

中国则截然不同。例如,直到现代,中国文学中几乎没有自传的存在。而当自传出现时,往往被剥夺了声音和观点,几乎是以旁观者的视角来反映一个人的生活,而不是直接由当事人讲述。

同样,在小说中,东方的故事也不遵循直接的因果关系模式,而是倾向于采用许多不同角色的形式,这些角色都反映出情节的戏剧性,而且往往是以矛盾的方式展开。其效果是试图将读者置于一种境地,让读者自己去解读和梳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很好的例子是日本知名小说家芥川龙之介(Ryunosuke Akutagawa)的《竹林中》(In A Bamboo Grove)。在这个故事中,一个受害者遭到谋杀,这个事件本身是由几个目击者叙述的,包括一个由灵魂引导的受害者本身。在东方故事中,很少有一个清晰、明确的结局或真正的结局。在东方文学中,幸福的结局并不常见。相反,读者必须自己决定,这就是东方人从故事中获得乐趣的方式。

故事的统一目的

在为数不多的以个人为中心的东方故事中,英雄事迹往往以集体的方式完成。在西方的英雄主义故事中,英雄与邪恶斗争,真理战胜一切,爱征服一切。但在亚洲,英雄主义是通过牺牲来实现的,特别是当这种牺牲有助于保护和照顾家庭和社区时。

日本人有一种讲故事的方式,称为“起承转合”(kishotenketsu)。通常有四幕。在第一幕,介绍人物。在第二幕,戏剧开始。第三幕通常包括一个转折或一些令人惊讶的事情。在最后一幕,邀请读者以一种开放式的方式去尝试并寻找故事各个部分之间的和谐。

关于东方故事,最让西方读者困惑的事情之一,是结局常常是模棱两可的。这是因为,在东方哲学中,通常认为生活是复杂的,生活没有明确的答案。

东方文化的读者从追求和谐的故事中获得乐趣。相比之下,西方人则喜欢描述个人克服重重困难,努力取得胜利的故事。这些故事的差异,反映了两种文化理解变化的不同方式。西方人认为世界是由一些容易被驯服的碎片组成的,每当故事中出现戏剧性或意想不到的变化时,就需要把这些碎片重新组合起来。对东方人来说,生活是一个相互联系的力量场。当戏剧发生时,东方人的愿望是试图让这些生命的力量恢复到和谐的状态,这样大家就可以共存。

虽然东西方讲述的故事类型不同,但其潜在目的是相同的。无论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讲故事都是为了控制局面。目的是帮助人们定位自己,找到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各地的故事,似乎都是为了控制混乱的局面。故事是管理周围世界令人困惑的外部现实的方法。

作者简介

尼尔·赖特(Neil Wright)是英国一家名为McGowan Transcriptions公司的文案主管。他的主要爱好包括写作和阅读。他目前正在创作自己的第一部小说《诗意空间》(Poetic Spaces)

你还可能感兴趣……

创作动画剧本

如何创作动画剧本

如果你认为真人电影剧本已经很看重视觉效果了,那就来着看看动画剧本是什么样吧!我认为动画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故事媒介,尽管有些人将动画归为一种类型。今天我们将探讨如何为动画进行创作,包括创作动画电视节目和电影脚本,以及这一过程与传统的剧本创作有何不同。首先,我们采访了前迪士尼影视编剧瑞奇·罗克斯堡,洛克斯堡现任梦工厂故事编审。作为特约编剧,他创作了一些广受孩子们喜爱的动画电视节目,包括《魔发奇缘:乐佩大冒险》、《米奇妙世界》……

儿童故事可以从哪些方面教会编剧如何叙述故事

儿童故事可以从哪些方面教会编剧如何叙述故事

我们首次接触故事是通过儿童书籍、电视节目和电影。这些最初的故事有助于塑造我们理解世界并与世界互动的方式。随着年龄的增长,它们的价值并没有消失;相反,我们可以从儿童故事中学习剧本创作相关的知识!儿童故事教会我们构思,并将其提炼为核心思想。我不是说要把某件事简化,而是说用最经济的方式表达一个想法。直截了当地讲述一个故事可以增强你与观众的联系,这可能就是皮克斯的电影能如此受儿童和成年人欢迎的原因。任何地方都能发现有意义的故事。儿童故事告诉我们,紫色蜡笔可以是强大的创造工具,给老鼠一块饼干可以让你走意想不到的路,而不吃晚饭就被打发上床可能会引发 ...
Jonathan Maberry, Jeanne Bowerman, and Doug Richardson over a graphic that says "Why Write Stories"

为什么要写作?这三位专业人士给出了他们的答案

在一次去年的访谈中,我们聚齐了这三位专业作家,并在刚刚公开了他们关于创作的精彩讨论,尤其是关于你的写作动机这一话题。请在下文中阅读讨论的逐字稿,或花5分钟时间观看访谈视频吧。几位我们最喜欢的作家参与了这次讨论,他们来自不同背景。 乔纳森•马贝瑞(Jonathan Maberry) 是《纽约时报》畅销书悬疑作家、也是漫画书作家、编剧与教师。珍妮 V•鲍尔曼(Jeanne V. Bowerman)是一名编剧,也是《剧本》杂志主编、《作家文摘》高级主编与流行节目ScriptChat的创始人。 德•理查森(Doug Richardson) 在书与剧本领域都有所涉猎,他的作品包括《虎胆龙威2》(Die Hard 2)、《绝地战警》(Bad Bo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