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创作博客
发表于 撰稿人 考特尼·梅兹纳里奇(Courtney Meznarich)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编剧凯勒德·希尔(Kaylord Hill)如何得益于坚持和自律

我第一次注意到凯勒德·希尔是在Twitter上,那时他正在鼓励其他编剧申请参与SoCreate的“So, Write Your Bills Away”抽奖活动。“鼓励”这个词可能用错了,毕竟有时候他一天里发布的关于SoCreate的推特高达30多条!所以我们就注意到他了。

凯勒德·希尔(Kaylord Hill)

凯勒德通过他的推特和分享获得了我们的活动奖金,并且成为了活动的25位半决赛选手之一。我知道这名男士一心想成为一名成功的编剧,但是知道我在最近一次和他的面谈中才得知他的决心有多大。我认为,我们都可以从凯勒德的故事中学到坚持所带来的回报。

凯勒德冒着一定的风险才走到了现在这一步。他放弃了一份好工作,到UNCSA攻读编剧艺术创作硕士。

“我的良心一直在问我,‘那写作呢?’我本来在写诗歌,但是写诗歌不像前些年那样让我感到满足了。”他如是告诉我们。“有一天我在酒店里,在谷歌上搜索‘编剧’这个词。因为我生来就是好奇且好胜的人,所以我开始寻找一些业内顶尖人士。我发现从来没有非裔美国人赢下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哎呀,感谢乔丹·皮尔),而这一事实令我决定踏上这条路。”

但是,一个人能不能今天说决定要当编剧,明天就开始为此努力呢?能的,凯勒德就证明了这一点。

“我订购了《Coffee Break Screenwriter》。那时我在想,‘哇,我一次可以写五分钟奥斯卡获奖剧本。’”他笑着说。“那本书现在还在我的书架上,是一个很好的查阅资源。我去了休斯顿和奥斯汀参与编剧班。直到我上了五年课程后,才终于有足够的自信申请电影学校。”

但是,申请学校却不如决定上学那样容易。

“坚持是关键。”他解释道。“当我申请UNCSA攻读编剧艺术创作硕士时,我被列入了候选名单。那时我大概每周会有两到三遍给学校职员打电话、发电邮,直到他们告诉我‘母亲节后吧……你就可以来。’”他打趣道。“那真让我倍感自由。”

从那时起,凯勒德就开始以自律、坚持的态度学习编剧这门艺术。

“有一次,我醒来后说自己要一直写到半夜才停下来。但并不是那样的。现在,我会将手机关机,腾出专门的时间去编写一定页数的剧本段落。”凯勒德如是说。“这是我从导师和丹尼·麦克布莱德(Danny McBride,UNCSA校友)处学到的。我也会进行阅读,读大量的剧本。如果我要描述一个人物,那么我会读人物描写的剧本。如果我要写试映集,那么我会阅读试映剧本。”

“做好日程规划,将手机关机,动手写吧,你的写作时间是神圣的。”凯勒德解释道“那些让你从中学到东西的专家、影响你的专家对待他们的写作时间正如对待珍贵的宝石一样。他们并非在努力成为专家或者装出专家范儿,他们只是在不断地写。如果你想要在业内创造惊人的成就,你必须自律起来,训练自己的写作以达成这一点。”

与凯勒德交谈时,我清楚地了解到,他认真地对待并崇敬这门艺术。他对自己的口吻、传达的信息以及他想模仿的对象都有着深度的思考。他耐心地对待自己、对待作品。

“我希望能像比利·怀尔德(Billy Wilder)那样文笔丰富、像奥古斯特·威尔逊(August Wilson)那样传递文化信息、像巴里·杰金斯(Barry Jenkins)那样笔下栩栩如生。”他如是告诉我们。

凯勒德现在正将一本名为《Solitaire》的书改编成电视剧,讲述的是在纳粹德国走向灭亡的第11个小时里,一名女子交出了生命中最后一副牌,试图让由她养育的卑微犹太人成为纳粹德国非官方第一夫人Magda Göebbels。

他已经关闭了自己的社交平台,直到12月2日才重启,希望这期间能完成这一项目。凯勒德计划在2020年夏天推出他的个人网站。

在“So, Write Your Bills Away”抽奖活动半决赛中,他大方地与我们分享了两部短剧。此处可阅读。

我爸爸总会提醒我,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你还可能感兴趣……

向SoCreate“立即写作(Get Writing)”竞赛的参赛者表达喜爱之情

SoCreate爱作家!在有爱的月份中,我们想要向全球的Socreate社区成员表示我们的喜爱之情,你们为了“立即写作”剧本创作比赛付出了辛苦努力。我们邀请了最早提交作品的参赛者向其他社区成员分享对剧本创作的热爱之情,告诉大家他们热爱剧本创作的哪个方面。我们希望他们的回答能激发你们的灵感,提醒你们每天创作剧本的原因!“我热爱写作,因为写作是电影制作的基石。写作是卓越事物的开端,通过敲打几个按钮,就能使世界、角色和故事栩栩如生。一切从你打出“Fade In”开始,你开始讲述只有你能讲述的故事。这就是我热爱剧本创作的原因,因为我喜欢给大家讲故事。我是电影行业的作家。”马库斯·卢尼(Marcus Looney)...
制作人大卫·阿尔珀特与珍妮特·华勒斯(Janet Wallace)交谈

制作人大卫·阿尔珀特(David Alpert)谈论如何接受怪异,让它变得伟大

从高中生时期每月卖出6000本漫画书,到大热剧集《行尸走肉》(The Walking Dead)的制作人,大卫·阿尔珀特已经学会了一到两件事,那就是“接受怪异,让它变得伟大”。在最近一次访问圣路易斯奥比斯波县期间,有天晚上他就该主题完完整整分享了他的经历。这次活动在帕索罗布尔斯市公园工作室举办,是一系列创造性谈话的第一期。阿尔珀特最著名的作品是《行尸走肉》(The Walking Dead)系列,他还成功地制作了BBC的德克·温特(Dirk Gently)的《全面侦探社》(Holistic Detective Agency),以及由杰西·艾森伯格(Jessie Eisenberg)和克里斯汀·斯图尔特(Kristen Stwewart)主演的《美国极端》(American Ultra)...
Screenwriter Noel Braham Explains His Screenwriting Process

无家可归的制片助理如何启发制片人诺埃尔·布雷厄姆(Noel Braham)潜心投身于编剧

制片人诺埃尔·布雷厄姆对其一夜完成的第二部短片《千禧之年》(The Millennial),进行结尾总结之时,面对一个扣人心弦的小故事而纠结不已。创作灵感一触即发。“我曾有个制片助理,无偿协助我工作,无私奉献、任劳任怨,和他工作起来真是太舒心了。” 布雷厄姆开车顺便送助理回家,但他拒绝了。“他说把他顺道放在火车站就行了,我说不行,我直接送你到家。” 万般无奈,助理只好坦言说自己就住在附近的帐篷社区里。“一时间,我竟哭了出来,我就住在这儿,离这个社区咫尺之进,却从未太多关注,甚至注意过。” 布雷厄姆说。“理论上讲,他的住处与我之前住的社区就一街之隔。” 布雷厄姆说,作为讲故事的人,他完全沉下身子...

评论